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修炼小说 > 首席小逃妻 > 第三十章 眼前的幻象

首席小逃妻:第三十章 眼前的幻象

小说:首席小逃妻作者:水槿木年

    这位大哥看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他继续淡淡的说道,其实也不排除你可能是,毕竟这吃多了猪偶尔也会想吃狗嘛!

    我看着这么语重心长的和我说着话的大哥,心里的眼泪早已经流的可以淹了长城,我继续问他,大哥,你看看,你这钱待会也可以拿到了,你好歹也告诉我说那人是谁啊?

    这个大哥斜睨了我一眼,就在他刚要开口的时候,他旁边的一个小弟将手机递给他,大哥,那边来的电话,问咱们搞定了没?

    这位大哥看了我一眼,又走到旁边去,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看的心里更加的发毛,接完电话的大哥又回到我的身边来,他将手机扔回给他的小弟,他手上的铁烙又开始拿了起来。

    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那么鲜红的铁烙,还在冒着丝丝的烟气,就那样的在我的面前,那是我这一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画面,若干年后,它还在我的大脑里反反复复。

    我冲着他笑的龇牙咧嘴,我说,大哥,咱们再商量商量啊?你看,送钱的人马上就来啦!

    那个时候的我从来没有觉得时间那么的漫长,那么的煎熬,以至于我每说一句话我都难受的慌。

    很显然,他不吃我这套了,肯定是那边的人给了他压力,因为我看到他狰狞着的双眼,里面充满了嗜血的狂乱

    那是我这辈子最痛苦的回忆,以后每次我想起来的时候,看到那个丑陋的疤痕,我才知道,原来故事终究只是故事,它没有告诉我说当铁烙贴在身上的痛苦是这么的痛,这么的难受

    我的手脚乱动着,我奋力的踢到那个人的身上,而他原本要烙在我脸上的铁烙也偏了位置,可是,终究还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铁烙这么的烫。

    它灼烧着我的肌肤,滚烫过我的心底,而我,终于也嘶叫了起来,我记得以前看过很多的故事,在女主危难的时候,男主总是能够及时的赶到,可是,这个瞬间我忽然明白过来,我不过是我的故事的女主,而在李柏伟的故事里,我从来都不是女主,我还在奢望着有人来救我,而就在我挣扎的时候,我手里的绳子也终于被我挣脱开来。

    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逃脱开他们的禁锢,我拖着我被烫伤的残腿爬出废旧的仓库,而在我的身后,依旧是他们追赶的声音,最后,我依旧跑不开,只因为我的腿伤的太重,重的我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站起来。

    终于,我还是被他们抓住了,我痛的几乎昏厥,我似乎看到了田田冲着我甜甜的笑着,他伸出他柔软的手指替我擦干眼角的泪,他说,姐姐,不哭

    场景变换,我似乎又看到那个会带着我和田田开心的笑着的妈妈,她的手指变的那么的糙,她的脸庞早已经不再年轻,可是,这些,变的越来越模糊,我还看见我的父亲站在废旧的仓库的那头一直看着我,像是一头困兽般猩红着双眼,他就那样,一直远远的注视着我

    我想,或许人到了一个地步,终究是会出现幻觉的,而在我觉得幻觉出现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李柏伟,他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逆着光,好看的眉眼皱成一团,赤红的双眸在我的面前越放越大,我多想继续嬉皮笑脸的对着他说,你看,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你要真的觉得愧疚的话,你就给我点经济报酬吧,钱啊什么的最实在了!

    在我张口想说话的时候,他们扬起的通红的铁烙再次在我的面前放大,我似乎闻到了腐朽的味道,烧焦了的气味在我的身边蔓延,我终于受不住,晕死过去,身边最后也只响起了一樯橹也怡情笔趣阁阵忙碌的脚步声,还有周围嘲杂的声音。

    我似乎感觉有人轻轻的将我抱了起来,这个人的怀抱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让人安心,我多想就这样沉沦在这个怀抱里,这个怀抱就像是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将我抱在怀里一样的让人觉得踏实,他的身上还有好闻的味道,就像是春天弥漫了整个原野的芬芳,萦绕在我的鼻尖

    我听到有人在我的耳边呢喃,他那么温柔的唤我维维,一声,一声,那么的温柔,可是,我却不能张开口来回答他,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痛苦,痛苦的让我的心都揪着一样的疼,可是,我连伸手去触碰一下他的脸的力气都没有,我想对他说,我很好,真的很好

    我不知道我沉睡了多久,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的久,又似乎没有多久,身边似乎一直有人在跟我说话:

    李维维,你给我起来啊,你要是不起来的话,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朋友了!

    李维维,你怎么可以骗人呢?你说过我们都会好好的

    李维维,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我知道这是翩然的声音,她一定急坏了,我以前说过,她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慌的,而今天,她慌张成这样,我就知道我伤的很重。

    我很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睛上像是挂了一个铅球一般的沉重

    吵闹声过了一会又没了,身边一下子变的安静起来,有人一直握着我的手,他的手那么的大,那么的凉,甚至让我产生一种这是冬天的错觉。

    室内安静的只听的到一滴一滴的声音,我知道了,我还没有死,我还好好的躺在医院里。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的眼角湿湿的,泪珠顺着眼尾落进了枕头里。

    有人替我擦干泪,只是,这个人越擦,我流的就越多,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现在的我还好好的躺在这里,我却是哭的更凶了,终于,我听见我耳边有一声沉重的叹息。

    他说,哭吧,哭出来心里舒服点!

    我真的就那样的哭了出来,我累了太久,久到我一直想要找一个港湾停靠,我哭了有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似乎有那么久的,因为我由开始的抽泣直接变成了打嗝,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病人像我这样是哭醒的。

    我睁开眼睛的一瞬,我分明看见李柏伟赤红的双眼,亦如我昏过去的时候看见的一般。

    我以为我还在做梦,看见他的时候,我抽抽噎噎的说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找到我?

    我见他只是盯着我看,我又说,你是不是舍不得你的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